追本溯源 关于小米净化器的十个问题凯发国际入口

 公司新闻     |      2022-08-15 04:25:50    |      小编

  凯发国际手机版最近几次小米生态链产品推出之后,通常会进行一次少数媒体的内部沟通,直接与项目负责人面对面聊项目的情况,也借此回应一些外面的问题。比如之前华米的黄汪、智能家居的几款产品等等,这次空气净化器推出后,由于受到更多质疑和议论,就更有必要了。

  所以在小米空气净化器公布2天之后,凯发国际入口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和少数几家业内专业媒体与这三位小米空气净化器推出的关键人物进行了一次交流,分别是:智米科技负责人苏峻、小米生态链产品总监夏永峰、小米生态链资源开发总监余安兵。

  智米科技负责人苏峻是前北京工业大学设计系主任,首先由苏峻很有“教学范”地讲解了小米空气净化器推出过程中,对设计和细节等方面的考量。从为何选择塔式圆角立柱造型、到为何采用辐射式圆形出风口等等。

  通过这样的推导最后得出一个最好的方案困怕就是现在这样,只是“恰好”与巴慕达的这款产品有很多“共识”,除了小米空气净化器和巴慕达AirEngine,同时现场摆出了三款相近造型塔式风格的净化器作对比。

  这是小米回应“抄袭说”的方式一;第二种方式是发表了一个公开申明,大意为小米尝试了100多种设计方案,最终选定现在这种最合理的优化方案,同时用图片对比列举了10多出细节的差异,并称“在家电业、由于空气动力学等物理规律的限定,以及制造工业长期积累的最优化设计方案等因素,很多品类都有相对成熟的外观及结构设计理念。”

  所以这事目前仍然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其实不难理解,从小米几位负责人的角度,凯发国际入口是认为自己只是选择了一个塔式结构的方案,在细节上与产品有众多差别,并经过法务调查认为不侵权;而对于普通观众,第一眼是看不到这些细节的,只从第一眼看到外形相似,同时认为有一个先来后到,后来者自然被认为有模仿抄袭之嫌。

  虽然在小米体系,苏峻算是新人,但对小米模式看得出已经很领会,他对小米模式做净化器说了几句总结的话,认为所谓小米原有商业模式是:

  把设计做到最好,尽量砍掉中间环节,以BOM成本卖给消费者,用大的代工厂商提高产能,以单品提高出货量。用这个价格杀掉了行业暴利。可归纳为这八字:单品、低价、极致、大量。

  也许对小米来说这是快速切入一个新领域的刀劈斧砍的方式,但对这个行业原有的玩家确实是很痛苦的。所以不难理解,为何每一次小米推出一个品类产品争议声就会起来。

  “在寻找供应链的时候,认识了大本雄也,对方认可小米的价值观,凯发国际入口认为净化器不应该是暴利、高高在上的,于是很快加入了小米团队。”

  这里有透露一个细节是,原巴慕达设计总监大本雄也是在寻找供应链的时候接触并加入小米的,所以大本雄也在为小米净化器寻找供应链方面应该是有所帮助的。目前小米净化器的团队一共是19人。

  苏峻列举了一系列的设计考量,比如圆角立柱更适合家庭摆放、与家居环境更协调;圆角是高科技产普遍采用的方式等等。从苏峻展示的设计原型图来看,当初确实作出了很多备选,但现在来看,确实没有现在的方案好。

  小米生态链产品总监夏永峰回答了这个问题,他说在方案敲定前2周,找公司法务部门的人调查过,看这种设计是不是侵权,调查结果称没有问题。

  其实我在半年前采访巴慕达创始人/CEO也是其产品总设计师寺尾·玄时,就问过抄袭的问题,因为当时已经有与其外形相似的产品,对方的回答是“能抄袭外观,但是抄不去性能”。在小米空气净化器推出后,寺尾·玄发表了一篇声明,认为看到两款形似的产品“很困惑”,同时称,“希望同行模仿的是产品创新的精神而不是产品本身。”

  寺尾·玄这前后两句话是很有意思的,小米夏永峰的回应是“我们也很困惑”当然,原因还是基于前面说的这些。

  代工厂商小米这边认为不方便公布,目前的产能也没有细说,不过提到,他们的目标是2015年6月份之前,出货量能超过100万台。

  对这个问题,有点故弄玄虚之嫌,对智米的科技的定位是一家专注于“风”的公司,背后的解读就很多了。

  夏永峰解释是提到,人对风的需求是“由始到终”的。这句话有点意思,但由让我想到当时采访寺尾·玄是对方的一句话,我问巴慕达为什么主要搞的是电风扇、净化器、加湿器这类小家电产品?寺尾玄的回答是“不管什么时候人类对冷暖感知的需求是不会变的。”